應對疫情沖擊,宏觀經濟政策如何找準發力點?


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20-03-09





    疫情沖擊之下,國內經濟環境發生了重要變化,外部不確定性仍在上升。原本就面臨諸多挑戰的中國經濟政策,現在又要面對更加嚴峻的考驗。


    在此情勢下,如何把握好宏觀經濟政策的節奏和力度?筆者認為,政策節奏方面,可以將疫情沖擊分為三個階段,在此基礎上分清主次矛盾,做到對癥下藥。政策力度方面,我們需要遵循經濟規律,對疫情沖擊的經濟損失進行分類評估,政策既要足夠給力,但也要避免過猶不及。


    宏觀政策如何把握節奏?


    疫情沖擊的經濟影響,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以總需求沖擊為主。春節休假期間,由于生產停滯,疫情沖擊主要體現在總需求方面。例如,住宿、餐飲、電影院線、交通運輸、旅游等行業的消費需求受到影響。第一階段主要包括春節休假期間。


    第二階段以供給沖擊為主。春節休假結束、復工以來,生產秩序恢復遇到困難。在疫情仍需嚴格防控的背景下,人流、物流都面臨一定程度的困難,不僅時間延長、成本也有明顯提高。而且產品供應鏈也往往涉及多地,即便某地復工進度較快,但其他地方的中間品供應斷檔,也會導致整個生產過程面臨瓶頸。供給沖擊也進一步影響到了出口訂單的交付。


    根據海關3月7日發布的數據,1至2月貿易余額出現了多年以來同期少有的逆差,其中進口較為穩定,出口降幅明顯。這進一步驗證了當前疫情沖擊以供給沖擊為主。第二階段主要包括2月上旬開啟復工以來到3月,具體何時結束取決于疫情發展情況和復工進度。


    第三階段又回到總需求沖擊為主。在國內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之后,生產秩序也將全面恢復,但是疫情導致的總需求不足問題,將再次成為主要矛盾。


    其一,全球經濟增速預期不斷下調,出口需求將面臨較大壓力。近日IMF和OECD均下調了2020年全球增速預期,下調幅度均在0.5個百分點左右。其中,IMF預計今年全球增速將會降至2009年以來最低水平。其二,在疫情防控、復工面臨難度的過程中,一些企業因為無法正常經營、資金鏈斷裂等原因關門停業,這將在就業、銀行貸款、地方財政等方面帶來影響,進一步削弱總需求。其三,由于前述原因,國內制造業投資、民間投資需求將受到抑制,由此導致總需求進一步走弱。消費需求在前期受到抑制,可能在2季度表現出補償性反彈,但是也難以彌補前述總需求的走弱。第三階段的影響將至少體現到2季度。


    針對上述三個階段,宏觀政策應把握好節奏,及時調整發力點、發力方式。第一個階段,對于遭受需求沖擊的困難行業、困難地區,中央和地方已經采取了諸多政策,給予了稅費減免、社保緩繳、貸款展期等扶助政策。第二個階段,主要矛盾是生產秩序遭到破壞帶來的供給沖擊。負面的供給沖擊本身就容易帶來進一步的通脹壓力,此時擴張性的總需求政策不宜作為主角。但貨幣政策應起到配合、托底的作用,為金融市場提供充足的流動性,穩定信用體系,避免資金鏈斷裂。同時財政政策的發力點,應以減稅、降低企業生產成本為主,以緩解負向的供給沖擊。此外,第二階段起到主導作用的,應該是恢復生產秩序、打通人流、物流,使國民經濟循環重新恢復暢通。同時,地方財政需要因地制宜采取措施,幫助本地企業克服困難、盡快恢復生產。中央政策應繼續從行業層面,保障民生、基礎性產業平穩運行。到了第三個階段,財政和貨幣政策可以全面發力,填補總需求缺口,通過供應鏈上下游帶動企業的生產經營活動復蘇。目前,我們正處第二個階段的中期。


    擴張性政策如何把握力度?


    目前國內疫情防控出現了諸多積極信號。接下來,在繼續嚴格防控疫情倒灌風險的條件下,疫情沖擊將逐步由第二階段過渡到第三階段。在此背景下,實施擴張性宏觀政策的呼聲越來越高,但另一方面又有一些過猶不及的擔憂。如何把握好政策力度,這是一個十分關鍵的問題。


    首先,不宜將小康目標和GDP翻番掛鉤,也不宜在此框架下討論擴張性政策的力度。小康描述的是人民的生活水平、生活狀態,理解全面小康之“全面”,更應強全面的指標體系、全面的人口覆蓋。尤其應強調脫貧攻堅是全面實現小康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能夠成功實現脫貧攻堅戰目標、消滅絕對貧困,這在世界范圍已經可以稱得上是奇跡。此外,十九大做出重要判斷,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一主要矛盾的解決,要求經濟工作應更多關注結構性問題和高質量發展,而不是過于強調GDP總量規模的細微差異。


    其次,要把握好宏觀調控的力度,需要明確宏觀調控的對象。宏觀調控的對象是總需求,是為了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為了實現這一目標,需要將疫情沖擊分為兩類,有所為有所不為。


    第一種沖擊,即便生產完全恢復,我國可能仍然面臨總需求不足、產出缺口為負的情況。對于這種情況,財政、貨幣政策有必要做出及時反應,通過擴張政策來穩定經濟。前文已經提到,由于全球經濟增速下滑,出口需求、制造業投資都將面臨較大壓力,國內總需求也將受到影響。如果政策擴張性力度不夠,就業和增長的壓力將較為突出。對于第一種沖擊,財政、貨幣政策應做出充分的反應。由此啟動的基建投資、擴大信貸確實是應有之義。


    第二種沖擊,則類似于沉沒成本,政策難以做出完全的反應,也不應糾結于此。春節期間受到抑制的餐飲、交通、旅游、電影院線的消費等等,在后期會有補償性的釋放。但是由于季節性消費特征、消費者信心沖擊等原因,這些消費需求難以全部找回來。另一方面,從供給端來看,推遲復工損失了多個工作日、復工后面臨困難導致產能利用率較低,即便后續中國經濟達到充分就業狀態,這些損失也難以全部找回來。其中,2020年大部分地區春節假期延長至2月10日,使得原有的59個工作日下降為54個,降幅為8.5%。雖然假期仍有部分行業維持生產經營,但是復工之后產能利用率提升也明顯慢于往年,并且湖北疫區還錯過了更多的工作日。


    綜合來看,后續擴張性的宏觀經濟政策,需要對第一種沖擊做出充分的反應,同時應避免對于第二種沖擊帶來的產出損失進行過度干預。其中,對第一種沖擊,也就是對將要發生的總需求沖擊做出充分反應,能夠緩解總需求不足、使經濟回到充分就業狀態。這是宏觀經濟政策需要做、而且能夠做的。但是對于第二種沖擊,也就是對于已經發生的產出損失,如果試圖做出完全的反應、對產出損失進行完全的補償,這就意味著后續擴張性政策的力度將需要超出充分就業狀態對應的水平、或者經濟增速明顯超出潛在增速水平。


    考慮到中國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仍有較大空間,即使面對疫情的嚴重沖擊,今年實現GDP總量翻番目標仍然具有可能性。但是從長遠來看,為了實現過高的增速目標,可能導致經濟結構扭曲、資源配置惡化,甚至加劇中長期的結構失衡問題,這反而不利于更長期的經濟發展。經濟政策需要遵循客觀規律,從實際出發、從長遠和全局出發。特別是從長遠來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意義不僅僅在于這一目標本身,而在于承上啟下,為第二個百年目標奠定基礎、打好開局。


    文/ 徐奇淵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中國金融40人論壇研究部主任


  轉自:《財經》雜志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7254。

延伸閱讀

?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

体彩江苏十一选五规 西宁沐足带服务的 市来美保个人作品 番号 长沙酒店一条龙 经典单机麻将下载安装 金牌配资 正在播放枢木みかん在线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拿 智富配资 试机号3d今天试机 山东11选5和值走 现金广东麻将棋牌官网 泽考英龙华 手机电影,免费,色情网 国产痉挛抽搐磁力 上分麻将骗局 扑克麻将怎么摸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