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化工行業的“危機”與“出路”


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20-03-09






黑天鵝來了!


  2020年春節前爆發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截止到2020年2月18日8時55分,此次疫情已有72528人感染,6242人疑似,12561人治愈,1870人死亡。從國家到各省、市、縣、鄉村/街道/社區,都采取了一系列的嚴格措施,比如假期延長、延遲復工、封村封路、關閉相關市場等,對疫情做到有效管控。


  此次疫情不只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不便,對宏觀經濟和各行業也帶來了不同程度的影響。現在結合我們的調研,來談一下新冠疫情對化工行業的影響及應對措施。


  2018年我國化工行業產值14.8萬億元,占全國GDP的13.8%,占全球化工產值的40%,居世界第一。而且化工生產的很多都是基礎原材料,對其它行業有巨大的連帶作用。


  這些企業為我們提供著塑料、橡膠、油漆、涂料、藥品、化妝品、食品添加劑、服裝等產品,尤其是現在疫情當前,口罩所需的紡粘無紡布中的纖維和熔噴無紡布中的聚丙烯,防護服的主要材料棉纖維、滌綸或合成纖維,醫用酒精的主要成分乙醇,消毒液的主要成分次氯酸鈉、對氯間二甲苯酚、過氧化物等都是化工行業的產物。化工行業作為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值得我們重點關注。


  新冠疫情對宏觀經濟的影響:經濟繼續下行,歷史如此相似


  中國的經濟自2010年出現拐點以來,GDP年度增長率逐年降低,其中2015年破七,2018年增長率為6.6%。根據國家統計局的統計,2019年GDP的增長率為6.1%。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整理


鑒于經濟下行的趨勢,再加上第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影響嚴重,經濟活動的回暖和恢復很有可能得到第二甚至第三季度,2020年經濟增速破六已基本成定局。


2003年SARS爆發的時候,直接拖累第二季度2%的增長(當年第一季度經濟增速11.1%,第二季9.1%)。而當時,第三產業占GDP的比重僅為42%,消費對GDP增長的貢獻率僅為35.4%。


2019年,我國第三產業的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為53.9%,第二產業占比39%,第一產業占比7.1%。第三產業同比增長6.9%,超過GDP平均增速,可見第三產業對我國經濟增長的貢獻越來越突出。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整理


另一方面,在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消費、投資和出口,對GDP增長的貢獻上,消費占比57.8%,投資占比31.2%,凈出口占比11%。鑒于新冠病毒的傳染性、潛伏的長周期性和中國經濟的結構,此次疫情相比于2003年的SARS對中國的影響一定會更加嚴重。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整理


  我們知道此次新冠疫情影響最大的就是包括餐飲、旅游、電影、線下零售和教培等消費型服務業,所以在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的背景下,在服務業和消費在經濟生活中占據越來越重要地位的形勢下,此次疫情對中國經濟短期,至少是第一季度的影響還是非常大的。


  這里引用經濟學家任澤平團隊的一個研究數據:僅春節七天,電影票房損失70億,餐飲零售損失5000億,旅游市場損失5000億,僅這三個行業的直接經濟損失就超過一萬億。這一萬億,占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GDP的4.6%。


  雖然很嚴峻,但是我們還是應該保持積極樂觀的心態。借用東方證券的一席話:從歷史經驗看,疫情這類突發事件只會影響周期的節奏而無法改變方向,只要疫情能夠得到控制,其后周期還是會延續原有的運行趨勢,2-3季度的經濟復蘇仍將會是大概率事件。


  山川異域,風月同天:新冠疫情對化工企業的影響


  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在經濟好的時候,躺著都能賺錢;在經濟形勢嚴峻的時候,所有行業都不會好過,當然化工行業也不例外。


  我們從價值鏈的角度來聊聊新冠疫情對化工行業的影響。


  公司的價值鏈是一個跨越公司邊界的供應鏈中各節點企業所有相關作業的一系列組合,涉及到企業內部各個板塊系統、各個職能部門之間的協同,也涉及到中心企業與外部供需企業的交互。


  此次新型冠狀疫情的影響是非常廣泛的,對于化工行業供應鏈中的所有企業以及每個企業內部的運行都有負面作用,對研產供銷服都有消極影響。我們知道每一個組織的存在和發展、每一個部門的設置以及每一種行為的實施,都是基于客戶價值而存在的,正是因為這些價值的不斷疊加,才會最終產生利潤和現金流。


  所以我們應用價值鏈分析,重在關注此次疫情對每一個環節和活動產生價值的影響。


  要想富,先修路,物流運輸中斷如鯁在喉


  疫情出現后,全國各地出現了不同情況的道路和交通限制,再加上物流公司員工,尤其是外地員工的返程問題等,使得物流運輸受到很大限制。


  根據虎嗅網的報道,疫情期間,國人蝸居在家,部分道路封閉,民航、鐵路的出行人次減少七成。今年開市四天,公交、港口航運板塊跌幅超過10%,其中長航鳳凰和渤海輪渡跌幅都超過16%。


  根據波特價值鏈我們可以看出,物流儲運屬于價值鏈中的基本活動,與服務業主要受到需求沖擊有所不同,工業生產活動同時受到了供給、需求兩個方面的沖擊,處境更為窘迫。疫情沖擊下,工業生產活動的供需矛盾表現十分突出。


  從外部采購的原材料需要運輸到化工企業廠區,沒有原料就無法保障生產;制造的產品需要分銷/配送到下游企業、經銷商或者車站港口等,產品到不了消費者手里,就會影響貨款的到賬。


  從生產產品的運輸/配送/分銷方面來說,在我們的調研中,多家中國500強化工企業的客戶反饋此次疫情影響最大的就是物流的停運,致使公司內部的油品庫存全部瀕臨滿罐,部分油品轉移至域內的合作伙伴公司存儲。


  從采購原材料運輸方面來說,對很多企業來說影響也是比較大的,各地企業,尤其是南方市場,都處于停工/半停工狀態,道路管制嚴峻。


  現在采購人員的工作狀態是想盡一切辦法,動用一切力量運進物資,挑戰也是非常大,因為物資需要檢查檢疫,每到一輛車,需要到各檢查點親自接車到公司,卸完貨后再把貨車送到檢查點。


  雖然省內可以通過協調緩解燃眉之急,但是跨省,特別是疫區車輛、疫區供應廠家現在還是沒有好辦法。現在生產是因為年后是旺季,原料在年前有備貨,暫時還能正常運轉。如果再過一段時間,疫區的原料還是出不來,就對很多產品生產有較大影響了。


  同時,有很多原材料比如包材是需要定制化的,新開發廠家沒有3-5個月是過渡不來的。對于原料采購的儲備來說,不同原料要求不一樣,像全國生產廠家就一兩家的,貨源少的,一般1個月的用量。大部分原料都是隨時用隨時報,按訂單提報計劃到貨。


  雖然從2月10日開始企業陸續上交當地相關部門復工申請了,但是并不是所有都能申請下來,甚至企業要想復工得蓋七八個章,其中山東省內就有大部分廠家又延期開工了。外省,尤其是疫情比較嚴重的廣東、河南、浙江、湖南、安徽、江蘇等地的開工率還不如山東開工率高。


  物流運輸卡殼,相當于輸送血液的動脈堵塞,原料流、產品流和信息流無法通暢,影響化工企業整個價值鏈的運行,導致利潤與現金流無法實現。


  前有猛虎后有惡狼,化工企業生產連續性難以維系


  要想保障利潤高,連續生產少不了。據某500強煉化企業的反饋,正常經營狀況下被動停車一天將造成1000余萬的經濟損失。化工行業生產具有連續性、自動化和規模大型化的特點,且產業鏈長,化工產品關聯度高。其中化工生產的“連續性”是節約成本和提高效率的基礎。但在疫情期間,生產連續性變得極為脆弱,可謂前有猛虎后有惡狼。


  壯漢斷了糧,走路扶著墻。


  所謂的猛虎是疫情期間交通的管制及上游供應商的供應中斷,使供應鏈的問題凸顯出來,供應鏈體系的供應中斷發生的可能性和危害程度急劇增大。


  很多化工企業為提高自身的核心競爭力,將一些非核心業務以外包的方式轉包給專業高效的供應商,外包大大提高了供應商網絡的復雜化,供應網絡上任何單個廠商的失效事件都可能波及到本企業正常的連續性生產。


  導致生產不連續的原因還包括準時生產(JIT)的盛行,面對白熱化的市場競爭,許多化工企業引入了準時生產和精益管理,減了肥,瘦了身。企業減少了單一產品供應商的數量,多依靠單源供應,這在穩定的經營環境下大大減少了庫存,提高了產品質量,降低了供應鏈成本,但在不確定的疫情環境中,JIT模式往往導致彈藥不足,甚至導致最終產品的生產停滯。尤其很多一直都在推動零庫存,控制原料、成品的庫存量,降低資本占用率,盤活資金的做法,這在平時是非常有助于降本增效的,但是特殊時期,比如疫情出現,就會非常難過了。


  所謂的惡狼是市場的需求降低及運輸不暢,導致成品庫存的大量增加。大化工企業即使遭遇疫情,因為連續化生產的限制也很難停車,一些春節期間保持連續生產的企業也大多低負荷生產,從100米短跑調整成為競走項目。


  以成品油為例,各地政府相繼出臺相關政策,封城、封村,公共汽車停運,各地域限制外地車輛等措施,減少人員流動。據中國交通運輸部數據,1月31日,根據全國35條高速公路200個重要通道監測節點流量監測情況,交通總流量與去年春運同期相比下降86.7%。而從全國實行人員管控措施以來,其他鐵路、民航、水路等運量也普遍下滑70%—80%,整體交通數據下滑基本在80%左右。交通量的下滑造成成品油消費大幅下滑。澎湃新聞數據顯示,1月份,中國石化生產原油298萬噸,同比持平;受春節及疫情影響,成品油經營量1403萬噸,同比下降12.7%,各地煉企業的銷售量更是遭到重創。如果疫情延續時間過長,市場需求不足,煉廠成品油庫存高企,煉廠企業將不得不再度停產降荷。


  經過調研,很多地煉企業受不確定市場因素的影響,以往按周/月進行的生產計劃調度,在疫情期間需要一天一調整,對企業協調性和能動性要求極高。需求下降,庫存推擠,是化工企業無法做到生產連續性根本原因!


  全球同此涼熱,化工品進出口未能幸免


  2020年1月31日,WHO(世界衛生組織)召開會議,正式宣布將中國的肺炎疫情列為PHEIC(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這是繼2009年甲型H1N1流感、2014年小兒麻痹疫情、2013年12月開始的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2015年4月開始的寨卡病毒疫情、2018年-2019年剛果基伍埃博拉出血熱疫情后被列為的第六次PHEIC。這個決定是因為疫情在中國持續惡化以及疫情開始在其他國家傳播,因此新型冠狀病毒存在進一步全球傳播的可能性。


  雖然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不建議對中國進行旅行和貿易方面限制,但是根據歷史經驗,此次疫情在短期內都會對我國的進出口貿易造成巨大打擊。很多國家也出臺政策限制中國公民或者湖北公民入境,航線暫停,簽證暫停辦理,極大地限制了化工企業參加境外展會、客戶拜訪和現場調研等事項,尤其疫情的拐點何時出現還不好預測,短期內將對化工品的國際進出口貿易帶來很大限制。


  從2005年1月以來的數據看,每年春節后的3、4月,是年內的出口訂單下單高峰期,3、4月份的出口訂單表現,將決定后續幾個月的出口表現。如果在3月工業產能的恢復仍然存在不確定性,必然會對當月新訂單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進而影響到后續2季度的生產活動。


  在產品出口方面:


  1.因受疫情的影響,物流不能正常運行,影響出口貨物的集港周期,春節前訂單不能按時交付;已經裝船的貨物也很可能延遲,沒到港的會不會拒收或者有限制措施也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比如對于農藥的出口來說,一個船上不一定裝的都是農藥,裝那多么集裝箱,有一個需要檢疫隔離,可能整搜船的貨物都會受到限制。


  2.春節后的訂單不能及時明確,因物流的不穩定性,不能按時港口備貨,船期無法確定,現在能做的就是維護好客戶,根據疫情的發展情況及物流情況及時與客戶溝通。


  在原料的進口方面:


  經我們對山東一些化工企業的調研,疫情對原油進口的影響,主要是港口原料倉儲和泊位擁堵的情況,目前山東青島、煙臺、龍口等港口均出現滯期情況,因國內成品油需求較差,煉廠開工率低,原料庫存較滿,到港的原油沒有更多罐容可以存放,目前1月份到港的原油仍有在港口等待未卸貨的情況,高額的滯期費給企業的采購經營帶來較大成本沖擊,使本來已經捉襟見肘的現金流面臨更大壓力。


  石化農化同患難,鄂內鄂外皆辛苦


  根據上海交通大學行業研究院發布的報告顯示,自武漢封城以來,一些加油站的營業收入只有去年同期的30%左右。經對某500強煉化企業的調研顯示,疫情期間的成品油銷售不及往年同期的20%。私家車出行較少使得汽油的需求減少;戶外工程、工礦企業、物流運輸等行業短期內難以復工,柴油需求處于冰點;航空運輸的不景氣拖累煤油的消費。


  現在油品量消耗的少,很多企業煉油的原料和出售的油品是成正比的供給的,之前如果出50噸的話,現在可能就出5噸。由于交通政策,部分高速危化品物流運輸受阻,地煉的下游產品庫存激增壓力下,煉廠降量甚至停工集中,部分主流地煉降量幅度在30%-50%,部分甚至維持30%開工負荷,個別地煉部分裝置已經停工或閉路循環,另有部分地煉做好全廠停工預案,觀望事態進展待定。


  現在國際原油的價格也處于波動之中,春節前從60美元/桶直接拉升到71美元/桶,主要是因為美國暗殺蘇萊曼尼,引起市場恐慌,怕伊朗封鎖霍爾木茲海峽導致中東供給中斷。春節后,由于美國和伊朗沒有戰爭的意愿,美國原油庫存累庫以及中國的疫情引發全球經濟恐慌等因素疊加,原油價格大幅下跌。國際原油價格下降,會降低生產成本,但是影響成品油銷量和庫存。


  據期貨日報援引光大期貨能化分析師周遨的報道,“PTA、乙二醇、PP、PE、PVC等化工品種均處于產能擴張周期當中,加上此次疫情所造成的需求沖擊,化工品種的價格會處于下跌的趨勢中。由于聚烯烴品種的下游多以紡織服裝、包裝、餐飲等消費行業為主,疫情的爆發造成短期內需求出現較大的缺口,聚烯烴價格也會深跌。”


  對于農化行業來說,第一季度本來就是銷售旺季,現在很需要正常生產,三四月份將農藥和化肥投放到市場上去。目前看來,是有困難的。作為第一產業重頭戲的種植業,是有季節性的。我們知道雖然零售、餐飲、旅游、電影、房地產等行業受到疫情的影響最嚴重,但是我們根據歷史經驗也可以預判到,等疫情完全過去,人們是會進行“報復性”消費的,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彌補疫情期間的經濟增長。一旦錯過了時節,影響作物種植,化肥農藥的消費量會嚴重下降;疫情使得農作物的產量減產,農民的收入會降低,這對來年農藥化肥的消費和賬款的回收將會產生很大問題。


  對農化行業來說,有一種常用的銷售模式,就是會銷。按照慣例,各農化企業業務員開年就奔向全國各地,走上田間地頭,開展訂貨會、農民培訓會、現場觀摩會等基層促銷推廣工作,但今年同期,基本沒法開展這些工作。雖然各農化企業都在嘗試線上訂貨,但是對于“不見兔子不撒鷹”的勞苦大眾來說,線上訂貨的效果未必能達到預期。


  此次疫情,湖北省作為重災區。來自中信建投的數據顯示,湖北地區化工收入和企業數目均在全國位居第5位。根據百川資訊數據,“湖北省磷礦石、磷酸一銨、磷酸二銨和毒死蜱產能占全國產能分別為39.72%、38.11%、20.36%和24.10%。其次,湖北產能占比超過10%的產品有黃磷、磷酸、百草枯、復合肥和草甘膦。后期隨著疫情的發展,若部分化工產能受到較大影響,這些產品供需有可能出現階段性失衡。”


  返程復工不容易,關注心態和效率


  因為春節假期,企業的大部分外地員工都會回家過年。封村封路封社區,公共汽車和部分火車停運,部分地區滴滴停運,很多城市禁止或限制外地車或外地戶口的人進入。員工返程復工既需要考慮公司的要求,又得遵從當地政府的防疫措施;返程需要去醫院開具證明,車輛開具高速通行證,乘坐公共交通又怕人群密集導致感染,進入租住的小組需要房東的許可,拖家帶口的回去,路上還不知道會不會遇到其他的問題,防疫物資不足,尤其是N95口罩嚴重短缺。


  雖然疫情出現,很多人還要交房貸、車貸、租金;企業還要承擔工資、利息、稅金和辦公成本等,有些公司前景堪憂,員工當然也會焦慮。現在重慶地區已經出現節后復工導致肺炎聚集傳染的情況,一人感染,全廠隔離,甚至隔離費用都需要企業自己承擔,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即使能夠正常復工的員工,現在的防疫措施,如宿舍隔離、分批單桌就餐、戴口罩上班等也會帶來很多不便。更嚴重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面對面溝通交流大大減少,這都會員工的心態造成影響。很多人員在疫情面前顯得非常焦慮,無所適從。


  在進行工作時,因密集辦公增加傳染可能性,人員多采用視頻會議辦公的形式,在信息的傳遞上還不夠順暢,影響工作效率和效果。


  新的沒來,舊的離開:新項目建設延期,疫情加速行業洗牌


  現在大型的化工企業基本都在上新項目,不論是基于行業變化和自身發展的需求,還是呼應國家或省級的發展規劃。化工企業的產業園項目、新工廠的建設、煉化一體化項目、新車間項目、智能工廠建設、新產品線等不斷上馬、開工,比如入選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項目的高端化工類項目35個,新材料類項目52個。我們知道化工項目工程屬于投資大、涉及面廣、技術性強、時間跨度長的系統性工程,而且對于安全和環保的要求極高。疫情襲來,各化工企業的新項目建設進度都會受到很大影響,湖北地區的新項目甚至會全面停擺。


  因為物流運輸的限制,設備采購和工程建設的原材料無法及時到位,同樣施工人員也無法按時復工,而且外包的建筑工程公司工人多數來源于河南、四川等地,受無法復工影響極其嚴重。如果想要解決問題,工程公司必須快速在本省內召集工人進入項目建設,但是這也有問題,一是省內人員的到位問題,尤其是現在因為復工已經出現了聚集性的疫情;二是項目的質量能不能保證的問題。所以我們判斷多數企業的新項目建設延期至少要3-5個月,現在能做的也只有規劃設計、方案優化等工作。當然這也是很多化工企業面臨的一個機遇,受疫情影響必定有很多企業的新項目被嚴重拖延甚至胎死腹中。與時間賽跑,誰先上項目誰就可能先占據市場。


  集中度低、產能過剩、無序競爭是近些年來困擾地煉圈的消極現狀。此次疫情使得短期的需求下降,如果企業的現金流不足的話,很可能就會破產或者被兼并,小的企業也可能會選擇抱團取暖,從而加速行業洗牌和小型地煉企業的退出。因為疫情的不確定性,現在很多企業的復工時間也不確定。


  化工行業的產業鏈中,越是上游的企業越偏向于技術和資本密集型企業,越是下游,企業數量越多,規模越小,越是偏向于勞動力密集型企業,受此次疫情影響越大。根據東方證券的測算,以上市化工企業為例,“現有各種可變現資產平均可支撐9-10個月的成本支出,其中約20%企業可支撐時間短于3個月。現在疫情被嚴格控制的時間還不確定,再加上很多中小型化工企業相比于上市公司的抗風險能力要差,所以形勢會更加嚴峻。


  轉自:虎嗅APP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7254。

延伸閱讀

?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

体彩江苏十一选五规 五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技巧 190足球即时指数 东方6+1游戏规则 火箭vs开拓者直播 3d开机试机号今天 2012最新港台三级片 黑龙江十一选五群 山东群英会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解 三羊期货配资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 宁夏11选5遗漏 广东11选5盈利计 贵州茅台a股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及其遗漏